溪鱼许

拖更挖坑,靠卖刀片发家致富,慎点关注,评论是已知唯一有效投喂方式

【喻王】《苍夜》(多cp)(14)

好久好久过去了……
高三的第一次模考,还算满意吧,努力学习,努力更新,努力发刀(不存在的啦)
看文愉快,多多评论哪

————————————————————————————————————————

【第三章】背道而驰(03)

“喂?”

很平和的嗓音,声波轻轻地起伏,叩击在他的耳边。电波的杂音掩盖掉感冒带来的一点嘶哑,熟悉的,又陌生的像几个世纪。

他在想着怎样开口,总不能对他说“好久不见”之类的。他的时间不多,电话那头的人安静地等待着。

“喻队。”

费尽力气也只是艰难的两个字。

“王队,有事?”他的回答到好像不费吹灰。

“工作上的事,要请你们来现场。”王杰希又简单介绍了两句。
“好,都需要哪个技种的?”喻文州听着,不需要什么思考的时间。

“痕迹,物证,法医……暂时没有需要。”王杰希想到还没有发现尸体,但他知道这是迟早的。

他的犹豫只证明了他的回避,喻文州在心底叹息。

“看来我可以躲躲清闲。”喻文州这样回答他,“发给我个位置,我让他们尽快到。”

“那你注意休息。”王杰希还是忍不住叮嘱。

“多谢关心,王队也是。”

对方挂断电话,王杰希觉得忙音有些刺耳。把地址发过去,他意识到他们这一次短短的交流已经结束了。

喻文州感到拿在手里的手机一阵颤动,打开是极简短的坐标,干净的没有一个旁的标点。

喻文州去叫了黄少天和宋晓,想了想,没同意兴致勃勃的卢瀚文跟去。

“小刘没去,我刚还看见他从院子里过呢。”

卢瀚文心虚地吐吐舌头,不再挣扎。

“队长你不过去啊?”黄少天边收拾边问。

“刑侦那边说不用,应该是没发现尸体。”喻文州靠在桌边。

“那是,我们不就去找呢吗。”黄少天翻了个白眼。

“没有需要,法医不到现场也是可以的。”喻文州平静地回答。

“那你连队也不带?”

“有什么不可以,黄科长?”喻文州笑了笑。

黄少天狐疑地打量喻文州,似乎哪里非常的不对。

他到底是极了解喻文州的,并且也相当程度上了解王杰希。

没等黄少天开口,喻文州手机又响起来。

“好,还没走,我一起过去。”放下手机,黄少天看见喻文州一丝苦笑,还微微摇头。

但不可否认,那是一个笑。

要带的侦查工具多了些,到现场的时候,王杰希开来的车已经停在路边上,跟他一块的,正是刘小别。

“惨了,瀚文那小子一会儿吃午饭找不到他,回去又要跟我闹。”黄少天嘟囔上了。

喻文州带人下去,闻声微微侧过头,勾起了一点唇角。黄少天话里倒是领悟了关键点——中午之前是回不去的。

王杰希站在并不清澈的水边,杂草长得漫过他小腿,空气中弥漫着腐烂气息,的确像是个犯罪的地方。

荒芜,浑浊,更能让他确信的却是那种沉重的死寂,积久的灰尘都无法掩盖。他是个经验丰富的刑警队长,当然会习惯,却无法改变他的反感——对于犯罪现场。

一个让他自己也说不清楚,对他来说并不合适的心态。

喻文州注视王杰希的背影,由远及近的角度让他很陌生。一直以来,他似乎都是在原地目送他前行,或者独自离开,如今到有追至他身边的感觉。

只是,追的上么?

喻文州开始回想,就在他脑中现出王杰希样子时,王杰希确然地回过头来。

两个人同时的失了神。

王杰希下意识地微皱了眉,喻文州却隐隐约约勾了唇。

“抱歉,迟到了一点。”喻文州先开口,脸上的笑容拿捏得刚刚好,让王杰希觉得,他们之间突如其来的陌生,他还没有接受,而喻文州已习惯。

“辛苦你们。”王杰希淡淡地答了一句。

“你这副表情,查个现场你先不用沉痛成这样。”黄少天耐心地等两位队长打过招呼,毫不客气地跳出来加入对话。

王杰希没回他的话,略微调整了一下面部肌肉,开始交待现场情况。

“这湖基本是污水池,外面虽然是条大路,这么大一片树林子挡着,往东快到市郊了吧?要说抛尸绝对是好地方,不过他怎么也要骑个小车把尸体运这么远吧。”黄少天丝毫没被王杰希的忽略影响,自说自话地分析了周围环境。

王杰希停下来看着黄少天,而对方已经迅速地四处走着观察情况,只留下这里的两个人,一时进入沉默。

“王队接着讲吧。”喻文州也不用去看黄少天,对着王杰希说。

“基本情况也没有什么,接下来靠喻队的工作了。”王杰希不再多说。

“我看现在确实用不到法医吗,怎么王队又不让我休息了。”喻文州微笑着问。

“你感冒怎么样了?”王杰希避重就轻地扭转问题。

喻文州没有表情地注视王杰希,在树林间忽然透出的斑驳光影中,他看清他们之间无数浮荡的灰尘。

“还好,谢谢王队关心。”

王杰希很长时间没有说话,他也在看,看到阴影中的喻文州伪装地像个陌生人。

“你跟黄少天也是这么说话的?”

“呵。”喻文州没有回答。黄少天已经转完一圈回来,恰到好处地解了围。

“风吹日晒的留不下痕迹,满地连个脚印都是新的。”黄少天摇头,“不过这环境也不像能用什么运输工具。”

“嫌疑人是个退伍军人,一米八五以上。”王杰希不紧不慢地说。“而且他在这两段路口之间消失的时间,是五十分钟。”

“你倒是早说!”黄少天瞪了王杰希一眼,开始深深地怨念起一米八五以上的身高。

“你倒是听。”王杰希一扬眉,也习惯性地回嘴。

喻文州说道:“小宋应该安排好了,我们先找到尸体。”

王杰希点头,跟在他后面往宋晓那边走。

一条腿支撑站的也累,王杰希一走一晃,黄少天边笑边过来扶住他。往常他是一定会等着喻文州来做的,但今天这种不太自然的感觉实在还是显而易见。

喻文州跟宋晓简单地交代,现场一下子忙起来。不断地取样、拍照,湖水下的淤泥也已被层层清开。

黄少天正经投入工作,专心地寻找可能被遗留的作案工具。到还是剩下喻文州和王杰希在边上等着。

王杰希想了想,还是准备在周边观察观察。

“我陪你。”喻文州也转身,用着陈述的语气。

王杰希只是点了头。

他们走的很慢,喻文州在王杰希的左侧,不远不近。在他们之间,终于成了有形的距离。

时间走向正午,阳光更盛。没有任何的交谈,王杰希觉得确然不需要交谈,喻文州的话他可以猜的七七八八,他要说什么在喻文州心里更是分毫不差。

走入一个人心底,便少了意料之外。

不过是此时,对于他们有些尴尬。

王杰希撇开他不想思考的问题,开始从头梳理。似乎已经走了很久,遍地的杂草、废弃物不断地阻碍去路,他需要重新定义这段路程,五十分钟对于一个负重的人,真的够吗?

“五十分钟吗?”喻文州的声音让这句话从脑海一下子跳至耳边。

“确实有点紧张。”王杰希看了他一眼。

“再等等那边的结果。”喻文州说着,回身看去,已无法望见那边。

王杰希看着脚下的杂物,这像是拆除过什么建筑物。他向前走着,脚下的高低不平忽然一空。

顷刻间他便失去了平衡,受伤的腿本就给不了他任何帮助。

“杰希!”喻文州一把拉住他的手又快又准。

他本是背对着王杰希的,可就是那一瞬间,他想要转过头来。

他想,这是王杰希常说的直觉?

所幸这也不是很深的一个下陷,王杰希到了平地上,一条腿痛得开始发抖。

喻文州扶住了他的肩,一只手也在抖。

王杰希是因为痛,那他是因为什么。

意料之外的,终于是什么。

他紧紧地把手贴住王杰希身体,抓住了这一刻。

灰尘被扬起,忙碌飘舞,不知所终。

————————————————————TBC——————————————————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