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鱼许

拖更挖坑,靠卖刀片发家致富,慎点关注,评论是已知唯一有效投喂方式

【喻王】《苍夜》(多cp)(12)


最后双花发糖,迷之孙老师调教(雾)毕业生,高乔友情向?

————————————————————————————————————————

【第三章】背道而驰(01)

喻文州一路开到警校,时间尚早,雨又下得大,路上开的很快。

孙哲平等在门岗,隔着厚厚的雨帘向他招手,喻文州开过去把他接上车,又往宿舍区走。

孙哲平摸了摸有点湿的头发,喻文州示意旁边有纸,孙哲平抽了两张在头上蹭了几下。

“感觉还适应吗?”喻文州问。

“就这样,憋屈了点儿。”孙哲平把半湿的纸揉在手里。

喻文州笑了笑:“怎么称呼,孙老师?”

“可别。”孙哲平苦笑着摆手。

停好车两人往宿舍楼里走,喻文州从车上翻出两把伞,他先前打的那把黑色的还挂满水珠。喻文州视线停留一瞬,撑开伞走了过去。

上了楼,孙哲平从兜里掏出钥匙递给喻文州,走到二楼的尽头,直接推门进了右手边的房间。

“回来很快啊。”张佳乐拿着个鸡毛掸子站在板凳上,看起来屋子已经被简单打理过。

“麻烦师兄了,我自己来就好。”喻文州放下手中的箱子。

“没事,很久不住,灰透了。”张佳乐从椅子上下来,环视一圈,觉得收拾的还算满意。

“好好的搬出来干嘛,跟你们王杰希吵架了?”

“没有,工作原因。”喻文州淡淡地答。

张佳乐当然也没有追问,拍拍身上落的灰接着说:“吃早饭了吗?”

喻文州摇摇头,“师兄这么早过来收拾,也没来得及吧?”

“吃食堂吧。”孙哲平说着。

喻文州点点头。

“不让人家文州收拾东西吗?你跑过去打回来好了。”

喻文州想说不急,孙哲平已经点了头。

张佳乐放下手中的鸡毛掸子,从外套口袋里掏出两张饭票,塞到孙哲平手里说着:“去吧去吧,带上伞。”又冲喻文州说:“算他请的。”

喻文州笑了笑,他们过得还是这么好。

这屋里有个不大的方桌,三个人边吃边闲聊几句,喻文州搬出来的蹊跷,谁也没把话往王杰希哪提。吃完两人就离开了,喻文州看了看手表,七点半。

警校离局里不远,喻文州简单地摆放了摆放带来的行李。箱子里东西没有多少,跟王杰希一起住了三年,除了点洗漱用具,自己本来就不多的衣服,很多东西他还是留在哪了,尽管它们已经被打上了两个人的印记。

喻文州平静地想起,不知是否还有回去的一天。

他有很周全到位的考量,但那种空荡,此刻不可避免地冲撞着他的心。

王杰希等喻文州的身影消失,自己喝掉了一碗白粥,保温了一整天,锅子不知道有没有气急败坏。最后,还是没被喻文州喝到。

王杰希喝不完,倒掉了一半,两个人,刚刚好。

他没做太多这种无谓的唏嘘,很快开了车,往单位去。王杰希是离家多的人,穿好外套,一个人出门,落下的大门里却不会再有另一个人。

开到半路,他想起他的药,就近再买一盒吧,那房子他不想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第二次回去。

签过到,办公室里高英杰和乔一帆已经在了。跟他打过招呼,王杰希示意继续工作。

王杰希站在后头看了一眼,乔一帆拿了点报告在抄整,高英杰在电脑前面看一段监控录像,边看边在纸上记了几个时间。

王杰希看了一会儿,开口问道:“有什么发现?”

高英杰显然很专注,突然发觉队长提问,一时没太反应过来。

“这几个时间点很有用。”王杰希肯定了高英杰。

“队长……我……还没有完整的发现。”高英杰很紧张,却不是因为自己不充分的研究。乔一帆闻言也抬了头。

“说说你的想法就好。”

高英杰往前调了调录像,“这是嫌疑人的车出现在各个路口的时间,这中间有一段好像不是很合理。”

乔一帆顺着屏幕也看到了时间。

“所以你觉得是为什么?”王杰希只是看着桌上的纸。

“可能的情况……抛尸。”高英杰相当犹豫,“但这个时间,我只是估计。”

“有道理的。”王杰希晃了一眼屏幕,在纸上写下这几个路口的名称,又说道:“问清楚这个车的型号,这会儿雨也小了,做一下实测。”

不知何时站在后面的许斌接口道:“我跟着去吧。”

“好,”王杰希拍了拍高英杰的椅背,“不错的发现。”

“小乔也来吧,怎么老做这种文书工作,户籍科挖你了?”许斌又说。

乔一帆紧张地笑了笑,王杰希看着点了点头。

许斌去信息科查车型号,两个人收拾起了笔记本,计时器之类。

“一帆?”高英杰叫了一声沉默的好友,虽然他工作时一向如此。

“总结我整也可以的,你……”

“我真的想不到这些,平常先从基础的来吧。”乔一帆摇了摇头。

高英杰有时候觉得,一帆工作起来和下班后很不一样,沉默谨慎的近乎阴郁。

“晚上去外面吃吧,小别前辈总说我们要去的那条路上有一家店很好吃。”

高英杰贴近他压低声音说着。

乔一帆想不到工作起来一万个认真的高英杰会说起这些,小心翼翼地笑着应了一声。

孙哲平跟张佳乐从宿舍楼走出来,雨势已见消停。孙哲平撑着伞走在左边,张佳乐步子飘忽的厉害,在他身边欢实的像个小孩,他不动声色地移动头顶的伞,半个肩头一会儿就湿了一片。

“吃饱了吗?”孙哲平往里拽了拽溜在石台边上的张佳乐。

“饱,饱的很。文州就吃那么点,我多填了几口。”张佳乐贴近孙哲平怀里也就安生了点。

“心情不太好吧。”孙哲平说了一句。

“也不知道怎么了,前两天还把王杰希看得紧呢。”

孙哲平没接话,两人往前走到看见教学楼的地方。

孙哲平停下来等着忽然蹲下系鞋带的张佳乐,问:“我送你去局里?”低下头看了看忽然又问到:“怎么你今天穿一双运动鞋?”

“舒服呗。”张佳乐站起来望向孙哲平,说:“今天不去局里。”

“怎么?”

“没怎么,请个病假。”张佳乐吐吐舌头。

“什么病?”孙哲平怀疑的皱眉。

“腰疼。”张佳乐撇开脸,用手扶了扶腰,“怎么你不知道心疼我,也不用心疼自己,还不许我心疼心疼自己了。”

孙哲平好笑的轻轻捏了他腰一把,张佳乐往外一躲又让他圈回来。

“那回家?”

“不要,我今天回学校补补课,介不介意多个旁听生?”

孙哲平摇摇头,拉着张佳乐往教学楼走去,“讲得不好,听不会自己负责,不加课。”

张佳乐只穿了件警服短袖,进了教室靠着后门就坐下了。

犯罪现场勘查学,这也是当年自己的第一手强项。可惜,张佳乐咬牙切齿地回想起考核被叶秋和王杰希永远压一头的惨痛经历。

孙哲平左手收在身侧,龙飞凤舞地在黑板上写下寥寥一点板书。课讲得声如洪钟,就是也太言简意赅了,张佳乐望着第四次问“明不明白”的孙哲平,埋头笑出了声。

诺大的教室里一排排的黑脑袋,张佳乐仿佛全能看见一张张年轻的脸上迷茫的表情。这家伙真是太不适合教师这个身份了。

一节课终于快憋到了下课,张佳乐看到孙哲平坚持不懈地问出一节课上的第十七个“明不明白”,在收获到一众纠结的表情和诚实的摇头后,张佳乐觉得孙哲平表情像是快要疯了。

是忍着那句“这都不明白”憋疯的。

下课铃响,孙哲平往后门看了一眼,张佳乐托着腮比了个“精彩”的嘴形,孙哲平夺门而出。

真不知道是谁解放了谁。

张佳乐趴在桌子上足足笑了两分钟,伸伸懒腰,才从后门走了出来。孙哲平拎着几本教科书站在走廊上,眉头拧个死结。

张佳乐走上前把手放在他肩头,“辛苦啦,孙老师。”

孙哲平叹了口气,“要人命。”

张佳乐用手按了按他眉心,说着:“没关系,至少我听懂了。”

“不错,优等生。”孙哲平凑近他耳边夸奖。

张佳乐跟孙哲平一起下了楼,孙哲平又提起:“你毕业时候的教室改成机房了,一直没重装,要不要回去看看?”

张佳乐“诶”了一声,脸色很快变了变。

“不去!”说完就快步往前走起来。

如果他没记错,那墙上还贴着他毕业考第二的成绩单呢。

————————————————————TBC————————————————————

评论(3)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