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鱼许

拖更挖坑,靠卖刀片发家致富,慎点关注,评论是已知唯一有效投喂方式

【喻王】《苍夜》(多cp)(09)

【第二章】山雨欲来(03)

时钟走到上午十点,王杰希打开家中大门,只有卧室有喻文州的咳嗽声传来。

从前王杰希一脚支地,凭借极好的平衡力可以站着换鞋,但现在他不得不扶着墙坐在鞋柜上,慢慢地做这一切。

一轻一重的脚步声像他那双大小眼一般不对称的很有识别力,他推开门,喻文州撑着头看着他。

“坐着干什么?头疼吗?”王杰希坐在床边,拿手试试他的额头。

“头疼。我在想这两天的饭该怎么做。”喻文州苍白着脸,答地一本正经。

王杰希没理他,站起身说:“还有点烧,再躺一会儿吧。”

“王警官照顾小朋友真严格,连是坐是躺都有要求。”喻文州似笑非笑。

“文州,”王杰希有一点皱起眉看过来,“你在生我的气?”

“为什么觉得要瞒住我?”喻文州盯着他,漆黑的瞳孔有一种让王杰希说不出的危险。

“就只是不想让我担心这个理由?”但那种火光转瞬即逝,喻文州终于还是他熟悉的喻文州。微笑着隐藏所有情绪的喻文州。

“你觉得还有什么?”王杰希挑眉反问。

对视中长久的沉默。直觉告诉王杰希这道眼神交错中的罅隙,不相信直觉的喻文州看出直觉的可怕。

“如果你不想信,就不要信。”王杰希的喉结上下滚动,一句话说的很轻,却有什么力量压在了喻文州心口。

“别的什么,你不会想听的。”王杰希转身,喻文州望着,锋利挺拔的背影几乎割伤他。

身体无力的向后倚靠,喻文州觉察落在身边的手早已开始颤抖。

王杰希走出门外,靠在门边的墙上。

他懒得问自己下面要做什么?他还能做什么?

横亘在他们之间一道依约的屏障,他不是没有感觉。现在他的腿撞破了那扇门,暴露了的他们,接下来就要用手指着对方,相互责问。

王杰希当然害怕,面对喻文州的心情已经影响了他的判断,而他对喻文州的判断也在相应的改变。如果从这里背道而驰,他不知道谁会先到达终点。但他肯定,他要走下去。

可这不是他最害怕的。

喻文州在王杰希离开的三小时里,给张新杰打去了电话。他要知道,两个多月前到底是什么样的行动,给王杰希带来一处必须隐藏的伤口。

“一月底,是上一次大的清仓。内部有人跑了风,怀疑是警方卧底。这边的人里没有用到你,是上面的授意。”张新杰的声音很清晰,此时他应该端坐在他的办公室里,在外界,这个时间是他雷打不动审报告用的,就连韩文清都不会贸然打扰。而他们这条受到保护的通话线路,暂时没有人可以知道内容。

“派的是警察的专案组,韩文清独自负责,我没有名单。”

韩文清手下得力悍将,自叶秋之后刑侦界新的巅峰。

也许,他知道的比自己了解的多出太多。包括这个巨大的走私案件,包括许多牵涉在里面的情节关窍,那么,可能也包括自己?
一个用“喜欢”潜伏在他身边的卧底。

就在得到王杰希刚刚的暗示后,喻文州不得不用滚烫的脑袋调动尽可能的冷静,来思考目前的处境。

他是在以何种心态与自己共处一室?信任,还是试探。甚至是蛰伏,利用。虽然他这样的人谈“利用”可笑了些,但回想他们的关系背面充满着诸如此类词汇,他在某些地方失败的不是一点两点。

喻文州觉得自己看不到的如此之多,同时感谢幸而他不相信直觉。

发烧不是假的,没有他的消息跑到外面也不是假的,可喻文州不知道,跑出去想证明雨也没有那么大的念头,那种在即将破碎的现实中欲盖弥彰的自我安慰,是不是真的。

屋外的风撞击钢筋水泥的城市,徒劳而喧嚣地怒吼,伴随喻文州长一声短一声的咳嗽,不断敲击在阴郁的天空,敲击在王杰希的心口。

——————————————————————TBC————————————————————

好方

评论(1)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