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鱼许

拖更挖坑,靠卖刀片发家致富,慎点关注,评论是已知唯一有效投喂方式

【喻王】《苍夜》(多cp)(07)

【第二章】山雨欲来(01)

喻文州和王杰希很不一样。

从上学的时候起,总是和王杰希放在一起相提并论的是黄少天。靠直觉看问题的魔术师和话唠的机会主义者。如果不是他们俩之间的对话除了掐架就是算命,搞不好能吸引一堆腐男好事者。

但身边熟悉的人觉得还有一个人很关键——喻文州。

靠谱的班长喻文州;

待人温和,气质大方的喻文州;

负责把黄少天拉扯大的喻文州;

后来成为王杰希男朋友的喻文州。

当然有人关心黄少天跟王杰希的兼容方式,结果就是一切都平静如常。

王杰希跟黄少天的对话还是充满你来我往的嘲讽,话题突变神鬼莫测。黄少天跟喻文州说话依旧琐碎直白,毫不避讳,真有一辈子跟喻文州混吃混合的意思。而喻文州和王杰希,也过得像每一对浓情蜜意的小情侣,花前月下,风露俱浓。

真好。

但喻文州和王杰希还是不一样。

王杰希凭直觉,喻文州偏不信直觉。

直觉让人独断,而没有直觉就容易疲惫。

喻文州来关窗,忽然又想到一切开始的时候。

“所以呢?你们过得有没有看起来那么容易?”

张新杰坐在餐桌旁,向上推了推眼镜。

“很好。”喻文州往下面的街道上看去,“在我什么都不回忆的时候。”

“不好的回忆?”张新杰向他这里扫来。

“最好的回忆。”喻文州摇摇头,收回目光。“和韩队呢?”

张新杰转动桌上的茶杯,意味不明地勾了唇角,“说说你的判断?”

“要比我好。”喻文州走过来,伸手松了松颈口的领带,“你抓得住他软肋。”

张新杰没说话。

喻文州把手撑在椅背上,问:“会在两天之内?”

张新杰点点头,说:“这也是你的估计。”说着抬头来看喻文州,“不想他参与?”

“能吗?”喻文州往张新杰杯子里加上水,又提着茶壶往饮水机处走去。喻文州边接水边看一眼窗外,似乎总也看不够,他的眼睫垂下来,如同窗外的天空明暗不定。

“天还长,要下雨了。”

王杰希在张佳乐那一待就是半下午,现场在室外,大风大雨的实在不好保护,王杰希跟着张佳乐走了一趟没什么发现,大多工作也就成了看照片。

“这案子出的古怪啊。”张佳乐纠着下巴疑惑,这批货已经进入转运了,来的都是团伙内部的人,东西走得顺当,没理由杀单独一个接头的啊。

“作案手法是没什么古怪的,要是作案动机还得你们多提供线索。”王杰希没说太多,眼看时针指到五了,起身就要告辞。

张佳乐嚷嚷:“这么早回去,你们喻文州把你借给我一天都不肯哪?”

王杰希笑了笑,比了个“嘘”的手势:“你们孙老师也快回来了。”

下了楼,王杰希的眉皱起来了。他从通讯录里翻出李轩的电话,拨了出去。

李轩在车里看着王杰希手机上的照片,沉声说:“是我的内线。”

王杰希开的飞快,盯着前面说:“还没动到咱们的人。”

李轩叹一口气。

“办完这件撤手吧,”王杰希说着,“想让吴羽策守寡呢?”

李轩沉默半晌,把头转过去了。

“这是往哪开呢?”李轩问。

“医院。”王杰希答。

“看伤啊?你这去过几回了?”李轩又问。

“头一次。”王杰希面上没什么表情。

“呵,你腿不打算要了。”李轩摇头,“脚呢?我看看。”

“开车呢。”王杰希没打算理他。

李轩不管,说着就去掀王杰希裤角。

“啧啧,下手真狠,这不是你自己脚啊?”李轩感叹。

“坐好点。”王杰希打一个急转弯。

喻文州在窗户边坐着,起先开着灯,后来又关上,窗户外头大风气势逼人,裹挟着雨点扑腾扑腾地打在上头,不一会儿就汇成了一股股细流,斑驳曲折地蜿蜒下来。

王杰希电话关机了。这很少见。

喻文州站起身向下望去,模糊一片。他拉开半扇窗子,水气扑面而来。楼下当然没人。他看一眼手机,十点过去一半。

王杰希进门是蹑手蹑脚掏的钥匙,他在楼下看到没有亮灯,以为喻文州已经睡了。

结果客厅电视倒是开着,他往沙发上看,没人,手机扔在茶几上。此外没有一点光亮和声响。

王杰希打开灯,边往里走边喊了两句:“文州?”

没有回应。

想了想,他掏出自己的手机,才发现不知何时已经关机了。

大意了。他会担心吧?

更可笑的是自己,竟然就没想到要给他打一个电话。

王杰希回到客厅用喻文州的手机给黄少天打去电话,黄少天表示了不知道后又开始嘲讽他的不负责,王杰希说了一句谢谢果断挂断,单方面结束了这场谈话。

在黑暗里茫然站了两分钟,王杰希才感觉头发湿哒哒的难受,雨下得紧,他从车库跑到楼里就湿得厉害。

还是抓紧洗个澡。

王杰希看着安静的大门,说不出哪里不对。直觉这东西最古怪,最没有道理,偏偏又最顽固。越是能被事实推翻的,在脑子里翻覆的越厉害。

或许,自己的直觉出问题了。

因为是对上喻文州。

王杰希洗得很快,或者说没敢怎么洗。但他一出来,屋里还是多了个人。

那人背对他,头发是湿的,衣服紧贴在身上。

王杰希赶忙叫:“文州?跑到哪里去了?”

喻文州站在茶几前,低着头,仍背对他。

王杰希忽然就不敢上前。

这讨厌的直觉。王杰希闭一闭眼。

喻文州举起一个长方形盒子,手抬到眼前。

“你买的这是,消炎药?”

喻文州转过身,脸上的表情平淡。

平淡的真像他用刀划开尸体时那种表情。

王杰希走近,喻文州身上逼人的水气直渗过来。

“先去洗澡。”王杰希握住他垂下的另一只手。

喻文州放下手里的药盒,没再说话。临走到浴室门口才说了一句:“我记得王警官挺实事求是的。”

王杰希站在餐桌旁,听见雨声渐渐消停,喻文州洗的很慢。

实事求是的说,就是他执行任务腿上中了一枪,借口出差养了半个月跑回来,为了不让喻文州担心编了个崴到脚的借口,为了彻底打消他怀疑又对着三层台阶,狠劲踩了一脚下去。

————————————————————TBC————————————————————

最后这个就别考证了,反正想故意崴到还是能成的——来自身体力行的室友

脚如是说:背锅就算了这么狠真的是亲主人吗?
腿如是说:我还挨了一枪呢QAQ
受伤瞒着男朋友现在被他发现我也不知道有没有生气,再扯谎什么的肯定不管用我该怎么哄啊???急,在线等。

评论(2)

热度(18)